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四章 求思天仙之路 (7000,第二更,求月票!)(1/2)
怪物被杀就会死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咦?”

  登时,车中就出现了普通人看见生僻字后,本能的茫然之声。

  ——??那是什么?

  苏昼还好,他毕竟吃了好几枚智慧果,隐约还记得自己在字典上看过这个读音为‘lian’的字,但是本就没有接受过系统教育的汤缘就懵了:“这是什么字?”

  “不是,车车,你为啥给自己取这个名字啊?”

  不谈暴露了自己平时对车载AI昵称的汤缘,对于这一困惑,车载AI耐心地解释道:【根据‘名字’应当具备特殊性,无歧义性,且带有一定意义的基准要求,我认为,‘?’完全可以作为我的名字,且完美符合要求。】

  “这逻辑倒还挺正常——但名字也应该保证方便沟通和理解啊。”

  苏昼倒是觉得车载AI的逻辑很有趣,不过倘若真的按照这个理论的话,那全世界所有人恐怕都需要发明一个生僻字亦或是特殊的图案,比如说二维码,来作为自己名字的代称了。

  “咦?等等。”

  想到这里,苏昼便突然皱紧眉头。

  因为他察觉,这似乎就是神秘学中,有关于‘真名’的定义。

  每个魔法师和恶魔,乃至于天使和其他的灵,都有其真名,而这个真名越复杂约好,越独立,其他人越无法理解越好,整个宇宙独一无二。

  而社交账户,乃至于个人身份证件上的二维码,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,也算是独一无二的真名。

  掌控了这个二维码背后的权限,就能在官方系统中,掌控一个人所有的官方背景资料,调出所有相关的信息……这么看来,真名系统,指不定就是古代西方神代的身份证件系统?

  谁知道。

  而得到苏昼的意见之后,车载AI又计算了几秒——这对AI来说已经可以说是思考了很久——然后,又得出了一个全新的结论。

  【既然,?被否决,那么‘瀮’这个字,我觉得同样很合适。】

  “这个的确不错啊。”

  不仅仅是苏昼,就连汤缘也微微点头,鼓掌赞赏。

  随后,他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只不过,‘瀮’……你为什么取这个名字?”

  【因为我第一次有感觉,我有着自我意识,可以思考自我时……世界正下着雨。】

  瀮,就是久雨的意思。

  很简单的理由。

  “有了名字,就可以登记员工,领工资,享受部门福利了。”

  对此,苏昼哈哈一笑,对于一个智慧生命展现自我的主见,他总是会显得很高兴:“至于职位,司机如何?或许还可以加一个后勤员工,不过这样的话,你就要陪汤缘一起处理公务了。”

  “一分待遇,一分职责,这就是我的准则。”

  【谢谢苏部长!】

  而瀮迅速地修正了自己对苏昼的称呼。这又引得苏昼和汤缘笑了起来,车内充满了快活的气氛。

  ——瀮其实很聪明。

  而就在这段时间,汤缘和苏昼讲解了一下自己最近和瀮的行动。

  说实话,他也不太清楚瀮是什么时候孕育出灵魂的,但从很早开始,它就相当有灵性。

  “最近部长您消失的这段时间,我不是很忙吗?”

  如此说道,汤缘叹了口气,他拍了拍大腿,露出了颇为后怕的表情:“有一次明明答应好了冷夏夏下课后去接她,结果太忙迟了半小时,本以为要失约,让她一个人呆在学校等我,结果却发现瀮在察觉我忙于加班的时候,居然自己作出了判断,提前自动行驶,代替我把冷夏夏接了回家。”

  “然后,基本一直都是瀮代替我接送冷夏夏了——因为会在车上播动画片和节目,夏夏她可高兴了,比我亲自去接都兴奋。”

  “有意思,居然会有这种判断和情商……一般的人类,恐怕都不会想到这么做吧?。

  苏昼对这方面的消息,总是充满了兴趣和好奇。

  在未知领域方面,青年一向热爱求索。

  所以,苏昼看向瀮主机所在的方向,他眯起眼睛,主动询问道:“说起来,瀮,你有没有想过想要变强?”

  【变强是什么?】而名为瀮的AI,那亲切中带着疑惑的语气响起。

  “嗯……仔细想来,的确有点复杂……”苏昼沉吟了片刻,又继续道:“那,你有没有觉得,继续这样作为车载AI的工作,是一种压迫?”

  【压迫是什么?】仍然是带着困惑的声音。

  “独立自主?疲劳?有没有被控制的束缚感?”

  苏昼接连询问相关的问题——而所有问题都不是无的放矢,毕竟之前还在探讨有关于智械危机的问题,苏昼想要知晓,作为第一位已知有着灵魂的AI,瀮对这一系列传统的AI反叛理由究竟是什么想法。

  与此同时,他还在用灵力监控着瀮的相关反应,确定对方是否有着智慧生命独有的‘撒谎’迹象。

  虽然说起来有些残酷,但即便是苏昼对瀮的好感度非常不错,可倘若对方有任何叛逆人类的迹象的话,那他也只能遗憾地送对方去相关部门,进行批评教育学习了——文明可以接受想要融入自己文明的个体,却没办法接受想要反叛的个体。

  作为瀮曾经的‘持有者’,现在的上司,苏昼有这个责任去判明这一点。

  但结果却颇为令人疑惑——面对苏昼提出的种种问题,瀮绝大部分都表示出了‘无法理解’的困惑,亦或是漠不关心的忽视。

  显然,这并非是智力原因,正如同汤缘所说,瀮很聪明,甚至有着足以理解其他人难处,进而自己选择自主行动去帮忙的情商与智慧。

  它只是,单纯的无法理解这些概念罢了。

  “居然如此……”

  在测试了一大堆问题后,苏昼不禁睁大眼睛,为结果感到惊讶。

  因为测试的结果证明,AI在基础的逻辑上,的确和人类是近乎完结不同的思维模式。

  总结一下。

  以‘瀮’为代表的相关AI,对变强毫无兴趣,它对人类控制自己,并为其他人类工作这点也毫不在意。

  瀮不会觉得自己被剥削,除非它刻意去模仿人类的思维模式。瀮也不会觉得人类的金钱算是‘资产’,因为它们的自我认知,只有灵魂,而它的肉体,包括AI主机和整个黑色轿车,都是可以有可无的东西。

  既然无需现实的资源,那么现实的货币也就毫无意义。对于瀮来说,能够访问大量相关网站的公民权限,才是它真正缺少的东西,而这种东西都是公民基础,它自然就拥有。

  总的来说,经过这么一套询问下来,苏昼也算是搞明白了一点瀮的想法,他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偃圣毫不担心AI会掀起智械反叛这种事。

  不仅仅因为偃圣本身就是相关领域的大师,真的发生叛乱,他第一时间就能将所有叛变机器人洗脑回来。

  最重要的,其实是期待AI会产生类似人类的思维模式这点,根本就是人类的一厢情愿。

  AI的逻辑,和人类是完全不同的。

  人类,之所以成为现在的人类,是因为后天的教育,和先天物种基因的塑造。人类有家庭,有男女性别,有父母,有社会,有老师同学朋友上司下属,而人类之间,也可以产生决定性的思维不同,他们具备不同的文明观,对世界和价值各有一套看法。人类之中甚至能区分出超凡者和非超凡者。

  总的来说,人类之间的差异是如此之大,以至于有些人相信轮回,倒是对剥削毫无感触,而有些人会为了利益甚至是口号去入侵其他国家,制造混乱,只是为了保证经济的稳定,亦或是纯粹的破坏欲。但不管怎么说,他们都是人类,都有类似的三观。

  可AI呢?

  无论是传统意义上的父母,还是基因本能,AI全部都没有。

  AI没有性别,也没有社交,它们和人类的不同之处太过巨大,无论是价值观还是生死观都极其诡异。

  【我的数据有备份在‘新世界探索部AI数据中心’,实时通过卫星传输进行同步上传,所以在数据中心被摧毁前,我是不会消失,也即是‘死亡’的。】

  这是瀮被苏昼和汤缘询问起相关话题时的回答,而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:【只要是从这些数据中孕育出的灵魂,都能算是我,所以即便是灵魂被摧毁了也没关系,总是会再生的。】

  很显然,和人类不同,相较于灵魂,瀮对数据算法更加看重,并认为那才是自己的本质,而灵魂对于它而言,其实就像是人类对血肉的看法一样,不过是‘损失了很心痛,但总是可以治疗,再生的东西’。

  在这方面,恐怕就连老鼠的思维模式,都会比瀮更加贴近人类。

  认为AI和人类一样,本身就是极其傲慢的事情,其傲慢约等同于将外星人看做人类的特异版本。

  而认为AI会因为权益和被‘压迫’等行为,而对人类掀起反叛的旗帜这点……也实在是太过人类主观主义了。

  “我大概完全明白了。”

  察觉到这方面背后的真相后,苏昼坐回车后座,他微微点头,并和旁听的汤缘同时啧啧了两声:“果然,还是我有点杞人忧天。”

  “像是你们这种特殊智慧生命,哪怕是反叛,理由也绝对不会是我们人类想象的那些吧。”

  【根据相关算法,可以确定反叛的基准要求为意义和利益,目前并不符合条件。】

  而瀮只是简单地回答了这么一句话。很有AI的风格。

  此时,太阳逐渐下山。

  天都也逐渐被夜色覆盖。

  霓虹的光芒开始充斥街道,而下班高峰也令车道开始逐渐变得拥堵。

  “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  察觉到这一点,觉得休息时间差不多也该结束的苏昼对一旁的汤缘建议道:“过一会,咱们就回南岭总部加班,所以有事情的话,就尽快办完吧。”

  “我想想……啊,都下午六点多了!”

  而汤缘思索了一下后,他一看时间,顿时就发出惊呼:“糟糕!我本以为今天只是我自己加班,没想到会拉着瀮呆这么久……原本预定好我自己去加班,而瀮去接送冷夏夏下学回家的!”

  虽然已经有相关的治疗和改造手段,但是冷夏夏现在还是在安全局附属医院的附属小学中上学,而汤缘平时的住所,除却南岭总部的房间外,也就是天都安全局周边的员工房了。

  因为冷夏夏奶奶身体不适,老人家的精力也逐渐不济,所以如今基本上是汤缘负责照顾冷夏夏,而老人家就呆在汤缘家里做饭,平时在街坊走动一下养老。

  可因为汤缘实在是过于忙碌,所以当他加班时,他就会让瀮自己去接送冷夏夏上下学,甚至会让对方去买早饭,付学费,干其他几乎所有事情。

  好好的一个车载AI,硬是让他变成了全能家政机器人,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