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010章 孑然一身,一无所有(1/2)
妈咪,他才是爹地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皇权凛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。

  忽然。

  身后传来一道略带轻挑的声音,“哟,这不是凛妹嘛,怎么蹲在地上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听到声音。

  皇权凛身子不禁顿了一下。

  她慢慢起身,朝身后的人看了一眼,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昨天才挑衅过她的堂哥,皇权战。

  在皇权家。

  如果说皇权凛最讨厌的人是皇权烁,那么第二讨厌的人就肯定是这个男人了。

  皇权战是六叔皇权桀的儿子,为人轻挑散漫,成天吊儿郎当没什么大作为,最爱的就是跟各种女人厮混在一起,所以常年一副肾亏的模样。

  再加上这人油头粉面的,更加败好感。

  平日里皇权凛见到这个人都是绕道走,而之前因为有皇权帝压阵,皇权战也不敢对皇权凛有太出格的举动。

  不过。

  今天这人好像喝醉了。

  也不知道又跑哪儿去厮混了半天。

  皇权凛快速调整情绪,她轻描淡写的抹去脸上的眼泪,淡声道:“没什么,没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  说完。

  皇权凛就准备离开,一点都不想跟这个人纠缠下去。

  但她想走,皇权战可不会那么轻易放她离开。

  只见男人快步上前,一下子越过皇权凛,转身拦住她的去路。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看到面前醉醺醺还在打酒嗝的男人,皇权凛眼底闪过一抹憎恶之色,但很快又掩饰下去,别开视线道:“堂哥还有别的事吗?天色不早了,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  “嘿嘿……”

  皇权战笑了两声。

  他的视线一直在皇权凛的脸上打转,忽然,身形一闪,一下子逼近皇权凛,因为没掌握好分寸,两人差点脸贴脸。

  !!!

  皇权凛惊了一跳。

  她快步朝后退了两步,脸色微微发白,厉声道:“堂哥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  “嘿嘿。”

  皇权战还在笑,他用迷离的双眼在皇权凛身上转悠两圈,悠悠道:“我就说我没看错,原来你刚才真的在哭啊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真是稀奇,一直高高在上的凛公主,怎么会跑到这儿无人的地方哭泣呢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哈哈,差点忘了,你现在已经不是凛公主了,因为真公主回来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听到皇权战戏谑的声音,皇权凛的手一点点的握紧成拳。

  她紧咬了下嘴唇,冷声道:“堂哥想要笑话就笑话吧,我是无所谓的,我还有事,就不奉陪了!”

  说完。

  皇权凛又要走。

  但是她刚绕开皇权战,这个男人身形一转,又将她给拦了下来。

  “你!”

  皇权凛眼眸凌厉了几分,脸上带着明显的恼怒神色,道:“堂哥,你什么意思?”

  “嘿嘿……”

  皇权战的视线不停在皇权凛身上转悠着,眼中流露出一抹色眯眯的神情,他说:“凛妹,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?其实我对你没什么恶意,相反,我还挺喜欢你的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你知不知道,你平日里那股清高劲儿多性感,让人看了就想把你压在身下蹂躏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皇权凛一听,脸色瞬间黑了大半。

  这个男人果然是喝多了。

  这种没有章法的混账话都能说出口,真是令人恶心。

  “堂哥,虽然咱们没血缘关系,但名义上也是堂兄妹,你这话要是传出去,可是会受家法的,今天我就当没听到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  皇权凛一刻也不想再看到这个男人,她掉头就朝另一个方向走。

  但皇权战怎么可能轻易让她离开?

  他一把抓住皇权凛的手臂,道:“你站住!”

  !!

  被皇权战抓住,皇权凛一个激灵,猛地甩开皇权战的手,“放开!”

  她连连退了几步,忌惮地看向皇权战,厉声道:“皇权战,别以为你喝醉了就可以肆意妄为,这里可是皇权家本宅,我要是叫一声,大家过来了,谁脸面都不会好看!”

  “哈哈……”

  皇权战闻言,笑了两声。

  他似乎根本不担心一样,对皇权凛的警告不为所动,道:“那你叫啊!你以为现在几点了?而且还是这么偏僻的地方,你就算叫破嗓子都不一定有人听得见!”

  人工湖是远离住宅区的地方。

  虽然皇权家夜里也有守卫,但也都是巡逻的方式,并且多数都在住宅区把手,像是这儿,到了晚上几乎没人会过来。

  即便皇权凛很讨厌皇权战,可如今也不得不承认。

  形势对她不利。

  如果皇权战真的要对她做些什么,想要通过外援的方式求助根本不可能。

  一滴冷汗从皇权凛的脸颊划过。

  情况不妙。

  现在她处于劣势,并且还是孤立无援的状态。

  而现在皇权战还喝了酒,借着酒劲儿,人会做出很多出格的事情。

  稍有不慎。

  可能会出现不可逆转的局面。

  皇权凛脑海里快速思考,最后还是决定先稳住皇权战,不能激怒这个人。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冷静。

  一定要冷静。

  过去那么多大风大浪她都挺过来了,没道理在皇权战这条阴沟翻船。

  皇权凛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,她紧捏了下拳头,对皇权战笑了笑,道:“堂哥,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,你喝醉了,要不要我送你会宅子休息?”

  “开玩笑?”

  皇权战饶有趣味的打量着皇权凛,说:“我看不见得,你不是很讨厌我吗?”

  “呵呵。”

  皇权凛轻笑,说:“咱们过去是有些误会,但都是兄弟姐妹,哪有隔夜仇啊。”

  “兄弟姐妹?”

  皇权战一听,眼底顿时闪过一抹轻蔑之色,道:“谁跟你是兄弟姐妹了?你不过是皇权家收养的养女罢了,难道还真以为能跟我们直系的平起平坐?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这句话狠狠戳中了皇权凛的雷区。

  在皇权家,皇权凛最怕的就是被人看轻,所以她处处都要做的比其他人更优秀。

  结果。

  好像不管她多么努力,在这些直系的公子哥大小姐眼里,始终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。

  若是换做平日里。

  皇权凛绝对不会这么忍气吞声,她一定会反击。

  可现在她不敢激怒皇权战,所以即便被羞辱,她还是带着笑,说:“堂哥说得对,我不过是个养女,怎么配跟你们平起平坐?想必出现也是碍了你们的眼,今后我会尽量不出现在你们眼前。”

  说完。

  她不动声色的往后退,说:“为了不碍堂哥的眼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  “走?”

  皇权战快步上前,一把抓住皇权凛的胳臂,说:“去哪儿?”

  “现在这么晚了,当然是回屋休息。”

  “嘿嘿。”

  皇权战有些猥琐地笑了笑,说:“回去休息干什么?你看这儿景色这么好,在这儿休息也是一样……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此话一出。

  皇权凛心中顿时拉起了警铃。

  她面部微微僵了下,想要将皇权战的手拿开,道:“堂哥说笑了,这儿怎么能休息?”

  皇权凛废了好大的劲儿,结果也没办法撼动皇权战分毫。

  虽然面前的人是个废物。

  但也是个体魄强健的成年男子。

  男性跟女性在生理构造上有着无可逆转的鸿沟,不管是力量上还是速度上,女性都没办法跟男性相抗衡。

  皇权凛尝试了好一会儿,皇权战还是紧紧的拽住她的手臂。

  “凛妹,如今瑾儿回来,你将是什么下场你也该知道吧?”

  皇权战逼近皇权凛几分,他喘着粗气,眼中仿佛带着绿光,道:“如果离开了皇权家,你就什么都不是了,过去的荣华富贵都跟你没关系,不过,我倒是有个法子,让你能继续享受这一切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皇权凛根本没心思听皇权战在这儿胡言乱语。

  她一直想着脱身的法子,道:“堂哥,你喝醉了,你放开我!你把我捏疼了!”

  “嘿嘿……”

  皇权战一听,更加兴奋起来。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