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百五十七章 走喽,高头大马去冲阵(1/2)
回到北宋当大佬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汴梁城暗流涌动,却是这汴梁城的百姓与绝大多数官员并没有丝毫察觉,街道之上依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,甚至瓦舍楼宇之内还有许多人在酒桌之上庆祝着甘相公再一次大胜。

  “好水川之耻,此番是雪了,听说那西夏皇帝李谅祚都被甘相公赶到戈壁里去了。”

  “可不是,西夏皇帝李谅祚,那是被甘相公打得抱头鼠窜。”

  “当浮一大白了,此生能闻这般喜讯,足慰平生……”

  “吃酒吃酒,浮一大白!”

  “汉唐雄风不远,就在此番了,甘相公满打满算不到三十吧?”

  “什么三十,甘相公二十七,二十七有没有?有吧?”

  “有,二十七了,当是二十七了,嘉佑四年的状元,那年正好二十出头,二十七了。”

  “二十七,年轻,照这么打下去,汉唐不远呐,击鞑虏,开西域,万里江山,四海臣服。”

  “吃酒吃酒……”

  甘奇府邸院内,此时却多了不少铁甲左右,好端端的,甘霸也穿了一身厚重铁甲,端是威武不凡,晚些时候饭点,他还要出门,请了不少人吃酒。却是此时,他还逗弄着甘奇的女儿玩耍。

  甘呦呦两岁多快三岁了,说话倒是利索,一脸天真问着甘霸:“八叔叔,你怎么穿了个大铁衣啊?”

  而今,甘霸也被人称八叔了,慢慢也有人叫他甘老八,尊称起来就是甘八爷,到了年岁,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了,甘霸在这一辈,排行老八。

  甘霸咧嘴一笑:“铁衣暖和呢。”

  “八叔叔瞎说,铁衣可冷。”甘呦呦不好骗。

  甘霸在甘呦呦面前转了一圈,问道:“你八叔我威武不?霸气不?”

  “嗯……丑。”

  “你这小妮子,胡说。”甘霸故作不快。

  “呵呵……八叔最是雄壮。”

  “这还不错,你八叔叔这一身走出去,汴梁城里哪个不怕?哪个不得把路避开喽让你八叔叔走?”甘霸天生大恶人。

  “那你就是坏人,娘亲说,坏人就是这样的……”

  甘霸反倒乐起来了:“哈哈……你八叔叔就是坏人,还要出门去做坏事,你怕不怕?”

  “我不怕,爹爹打你。”甘呦呦同学很是傲娇。

  “得,你爹爹打我,那我就跑。”甘霸脸上也带着天真的笑,一边说着,还真一边跑几圈,心有猛虎,却正在细嗅蔷薇。

  此时一个汉子匆匆奔进了院中,见得甘霸,一脸的焦急。

  甘霸看了看那汉子,抱起甘呦呦走进内院,把她放在一个小木马凳上,说道:“八叔叔要去做点事,你在这里玩,不要到外院去了啊。”

  “哦,八叔叔可别做坏事。”小姑娘叮嘱着。

  “哈哈……八叔叔最是心地善良了,与你爹爹一样,都是心善的人,等八叔叔回来了再带你玩。”

  “嗯,好。不能做坏事。”

  甘霸点着头,笑出一嘴的大门牙,走向外院。

  外院那汉子连忙上前来禀:“八爷,崔二爷让我来报,说襄邑有一伙江湖人进了城。”

  “茂哥儿,可盯住了?”甘霸问了一句。

  汉子正是茂哥儿,而今二十出头了,正是顶用的时候,而今汴梁城的街面人物,茂哥儿有一号大名,人称上山虎茂爷。

  “走,会一会去。”甘霸也不多言,转头进了一件厢房,出来之后肩上就扛了柄硕大的朴刀。

  “八爷,这边请。”

  甘霸出门了,一人出门,却是走在半路上,不知哪里四面八方就来了几十号汉子。

  吴巧儿看着甘霸提着兵器出门了,连忙从街道对面的成衣店回了家,忧心忡忡寻到书房:“官人,呆霸怎么带着兵器就出门了?可不要惹下什么事端了。”

  甘奇正看书,闻言摆摆手:“无妨,惹不下什么事端。”

  “官人,呆霸那秉性,可得盯着点,官人如今可是朝廷的相公,可不能落下什么不好的名声才是呢。”吴巧儿是真关心甘奇,也是通情达理。

  甘奇笑了笑:“待他回来,我问问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听得甘奇这么说,吴巧儿才放心出门去店里。

  甘奇用手敲打着座椅扶手,面色沉了下来,他今天也在等人,等李明。

  不久之后李明来了,进得书房拜见,还回头看了看门外,到得甘奇左近,附耳轻声:“殿前都指挥使今日忽然去了衙门,见了不少人。”

  “都说了什么?”甘奇问道。

  “还未探听到,末将再去细探。”李明说道。

  甘奇摇头:“不必再细探了,再探也是为难人,既然有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你,那便是做到该做的了。”

  “那……”

  “你回去吧,暂时换个住处。”甘奇吩咐一语。

  “得令。”李明走了。

  甘奇的手依旧在敲打着扶手,微微闭眼,唉声叹气:“唉……官家啊官家,你不是这样的人,何必非要做这样的事情?”

  汴梁城南,一处颇为荒废的小宅子门口,一个铁甲巨汉手持朴刀连连劈砍,有些腐朽的大门就开了,壮汉走入院内,开口大喊:“襄邑来的人呢?”

  院内瞬间从各处出来了一大帮汉子,个个手持兵刃,一脸戒备。一个虬髯汉子从人群出来,拱手发问:“在下襄邑八面神剑孟易,见过。敢问当面是哪位英雄。”

  “汴梁甘八爷。”上山虎茂哥儿出言。

  虬髯汉子闻言,想了一想,又问:“踏平北邙山的甘八爷?灭了东京十三门的甘八爷?”

  “正是。”茂哥儿答着。

  “里面请。”八面神剑孟易作请。

  甘霸却不往里面去,摆摆手问道:“你一手剑法很神?”

  “不敢,皆是弟兄们捧。”孟易答道。

  “这么多人,带着兵刃,入京何事啊?”甘霸问道,面色已黑,襄邑离汴梁不远,却也不近,这些人必然是连夜赶路而来。

  “生意事。”孟易答道。

  “生意?哪家的生意?什么生意?”以往,江湖来往,甘霸不会过问,如今却是不同,老面孔要盯着,生面孔要问着,一个也不能少了。

  “甘八爷这么问,怕是不好吧?”孟易不愿答。

  “不好?京畿河北地面,有我甘霸不能问的?你若不答个清楚,今日怕是都得死在这里。”甘霸说着平常话,手已捏了刀。

  “甘八爷,你这般欺人太甚,就不怕江湖人笑话?”

  “江湖人?哈哈……爷爷就不是江湖人,再问你一遍,入京做哪门生意?”兴许有人还觉得甘霸说笑,京城之中,光天化日,杀几十口人?

  “甘八爷,总不能坏了江湖规矩,在下这里四十六个好手,甘八爷当真不能欺人太甚。”孟易似乎真不怕,都是走江湖的,面子过不去,真动起手来,那可不好说。

  “爷爷话说得够多了,罢了。”甘霸不是那般说来说去的人,他转头对着茂哥儿等人说道:“你们都出去,屋前屋后守着,一个也别放走。”

  茂哥儿闻言一愣:“八爷,我们都出去了,可就只您一人了。”

  “他娘的,爷爷也该真正混个名号出来了,不然说出口都没人怕。你们都出去守好了。”甘霸有些气,昔日甘奇是八臂金刚,今日来个八面神剑,连茂哥儿都有个上山虎的诨号,偏偏他甘霸,还真没有个名号,扬名立万,就今日了。

  茂哥儿面色担忧,却不敢忤逆,带着人往门外去。

  孟易见得所有人都出去了,就甘霸一身铁甲站在当场,不明所以,口中还道:“见面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八爷今日实在对不住,收人重金,要办差事,泄露不得。”

  却见甘霸忽然提刀一跃而起,几十江湖人中,他已然狰狞如兽,喉咙里的呼喊低沉却炸裂。

  什么八面神剑,什么闪转腾挪,什么招式来去,一身重甲让人砍,一柄巨刃去砍人。

  几万大军来去,几十江湖人来去,皆是一样,不过就是虎胆一身,死了算命,不死那就敌人死。
为您推荐